注册
您当前所在位置:

蒋和平喝涂料:非常举动成就的财富

来源:  撰稿人: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7日 浏览:
摘要:

  他就是蒋和平。

  2012年春节过后,蒋和平突然变得极其反常,而这种反常不仅影响了正常的工作,也使公司上下一片哗然。

  公司副总经理韦钦海:公司员工有很多成见。我们天天辛辛苦苦做这个工作,老板天天搞那个,好像就是有点不务正业的那种感觉。

  公司员工刘志广:公司的事找他,他也不太上心。我们觉得挺奇怪的,你看他桌上摆得满满的,都是女性用的东西,这样我们确实有些不理解。

  公司副总经理韦钦海:好家伙,现在日常业务也不管了,平常一些事也不理了,干什么呢?这个老板是不是最近脑子有问题了?

  作为一家涂料公司董事长的蒋和平,不仅疏于公司的日常管理,还整天领着一群女孩,给她们涂指甲油玩,都入迷了。

  已经五十多岁的蒋和平,整天带着年轻姑娘们涂指甲油,让大家很难理解。

  公司副总经理韦钦海:咱们也不知道老板怎么去想,天天领着小姑娘们抹还不说,自己在办公室里他研究,瓶瓶罐罐放一桌子,他自己也在试。

  公司员工刘志广:确实让大家挺意外的,你说这个岁数了,还研究指甲油,你研究这玩意有什么用?自己关着门在那,自己还涂,自己还涂你知道吗?我们觉得挺奇怪的,特别不理解对他这个。

  蒋和平是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传奇人物,十多年前震惊全国的“喝涂料”事件,就是他的大手笔杰作,他不仅一喝成名,还把自己的企业和产品,推到了行业的浪尖之上。

  那么,蒋和平又突然痴迷于女性用的指甲油,并带着女孩子整天捯饬涂指甲,他是真如大家所猜疑的不务正业吗?记者采访时,蒋和平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蒋和平:实际上,这是我们当初做的一个计划,商业计划,一直在进行,秘密进行。如果做得好的话,很有商业价值,比我干这么多年涂料商机都大。

  那么,蒋和平到底发现了什么商机,他又在酝酿一个什么样的财富计划呢?

  1989年初,在北京皮革工业研究所当副所长的蒋和平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创业。他创业的行业不是皮革行业,而是涂料行业——生产水性乳胶漆。

  蒋和平之所以要投身涂料行业,缘于他发现的一个巨大商机——1990年,亚运会将在北京召开。亚运会的召开必将带来城市建设的巨大发展,城市的改造和建设 都离不开新型建筑涂料,而在当时,北京像样的涂料厂没有几家。蒋和平感到商机无限,如果生产水性乳胶漆,一定供不应求。1990年4月,他创办了一家涂料 公司,专门生产乳胶漆。

  情况正如蒋和平预料的那样,水性乳胶漆这种新型的涂料产品一上市就受到了很多消费者的喜欢,产品销售量逐年上升。

  到1995年的时候,蒋和平的涂料生意异常火爆,工人三班倒,机器连轴转,都生产不过来。经销商来买涂料,不仅要付现金,还要提前订货。

  生产厂长赵磊:每天提货的车,包括交钱的、提货的,都在外面排队。每个人生怕自己的货被耽误了或者提不到货,而且甚至有一些人为了拿到货,提前先把钱先给你。

  不到一年时间,蒋和平光在北京市就开了五十多家涂料专卖店,一天销售涂料两百多吨,他的公司走在了北京市涂料行业里的前列。

  经销商王少军:在我这卖得很好,一天十多桶涂料是很正常的。

  记者:能占你整个产品是多少?

  经销商王少军:在乳胶漆这一块,能占到70%到80%,因为我们这个利润要好,我们店员也愿意推这个产品。

  蒋和平:你的销量第一嘛,你销量第一可不是你领军嘛。这些工程队呀,建筑商也好,政府的一些活基本都是我们的。有一个报纸当时登我,就是“乳胶漆大王”,就这么称。

  而时间到了1996年下半年,还沉浸在“乳胶漆大王”美誉中的蒋和平,突然感觉世界变了,他的涂料王国将要倒塌。

  铺天盖地的洋品牌涂料广告把蒋和平压得喘不过气来,也就从这个时候,蒋和平的涂料王国开始动摇。

  洋品牌涂料来了。

  经销商王少军:好多地方看不到产品,但是广告到处都说处处放光彩了。然后这个老百姓呢,买东西的人就找。就是那个涂料就是好,卖得一下子就超过了蒋总的产 品。我记得,一小桶卖到两百块钱左右,但是蒋总的产品一大桶就才卖到一百多块钱,但是小桶就有人找,确实你不卖都不行。

  在国外品牌涂料的冲击下,国产涂料无一例外地受到影响。蒋和平眼睁睁看着自己涂料的销售量逐渐减少,却无计可施。

  蒋和平:因为洋品牌进来以后大量打广告。本身当时国家政策对他打广告也有一个优惠政策,对咱们国内企业所得税33%,而且你的广告费是不允许摊入成本的,外资企业可以摊入成本,随便摊,而且他的所得税是15%。你能拿出那么多钱吗?打懵了应该是。

  从供不应求到产品积压卖不出去,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这确实把蒋和平打懵了。那段时间,蒋和平既不敢停工也不敢放开了生产,企业处在了尴尬的境地。

  蒋和平:你这个工人开半班,甚至为了让他们维持着,咱们就干了好多很不挣钱的产品,就为给这些工人找活干,因为工人他不干活光给钱也不行,他就毛了,你还得给干活,种树去,拔草去,有点活,他心里就踏实了。

  截止到1999年,因受洋品牌涂料的冲击,国内大批的涂料企业倒闭或者转产。那个时候,蒋和平也实在是顶不住了,仓库里积压了上千吨的涂料,企业处在了倒闭的边缘。

  生产厂长赵磊:人心已经彻底散了,已经有一部分提出辞职,甚至是找更好的工作单位去发展了,当时的状况确实是挺惨的。

  蒋和平:我告诉你说,当时一个劲就是想把这个钱怎么换回来,没别的想法。想再开拓市场,说哪有市场,咱们是不是开呀,因为并不是咱们一家这个情况。

  2000年春节过后,蒋和平把濒临倒闭的企业交给一位副总维持着,他自己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公司副总经理衡明金:突然一天,他就给我说,老衡,我想离开公司一段时间,整个公司管理,临时管理由你全权负责,他也没具体给我说到哪里去。

  公司副总经理韦钦海:大家也是心里没底。

  记者:你当时怎么想?

  公司副总经理韦钦海:我当时也想,蒋总对我们也不错,能盯多久盯多久。

  两个月后,蒋和平又出现在公司,而且他高调宣布,自己掌握了一个配方,能使所生产涂料的VOC含量为零。

  国家建筑葡京电子测试中心主任梅一飞:VOC,严格来讲,叫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是多种有机化合物的一个组合,它是一类东西的总称,这个东西都会对人类的健康有影响。

  蒋和平到底掌握了一个什么配方呢?

  随后,蒋和平又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的实施,不仅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也让蒋和平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人物。

  这里是中国建筑文化中心。2000年10月10日,蒋和平召集了北京市的很多媒体,就在这个地方举行了一个真猫真狗喝涂料活动。在此之前,蒋和平已经把自己要举办的这个活动在媒体上做了宣传。

  一大早,蒋和平就和员工们一起来到了活动现场。

  蒋和平:大横幅一挂,挺热闹,也找了一些消费者、记者。那天早上就去了,去了以后出现事故了,出现什么事故了?有三个动物保护协会。

  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正是从蒋和平在媒体上做的宣传中知道了要给猫狗喝涂料的事,他们早就在现场等候了。尽管蒋和平反复解释,自己的涂料是纯绿色的,可以喝,但对方根本就不信。

  蒋和平:我们带了好多猫和狗,都在大笼子里搁着,就准备喝了。他们就开始抢这个动物了。激烈了,抢。110也来了,乱了。那时候来的记者也挺多,消费者也挺多,大致有一两百人,抢起来了,他抢,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不让他抢。

  而就在双方因争抢猫狗乱成一团的时候,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把所有的人都镇住了。

  蒋和平: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个人说,你让猫狗喝,你怎么不喝?这个问题还提得有点道理,而且他给将到那了。

  这句话让蒋和平进退两难。喝,还是不喝?这些涂料真的能喝吗?

  其实,2000年春节过后,突然消失的蒋和平是去了美国。他认为,要想不被洋品牌涂料蚕食掉,只有研制生产出新品种的涂料,在产品品质上独辟蹊径。

  在朋友的介绍下,蒋和平跟美国一家公司合作,研制出了VOC含量为零的新型环保涂料。VOC含量为零,也就是涂料中不含有挥发性有毒物质。

  蒋和平:实际我们也做了一些检测,给小白鼠吃这个涂料。小耗子都吃了,吃了几遍。我就想这个问题,耗子毕竟还小。后来就想到,能不能让这个猫狗给演示一下,猫喝狗喝,它也喝了挺好,还跑还跳挺好。跟人就接近了。

  尽管小白鼠喝了这些涂料没有问题,但人还从来没有喝过。喝还是不喝?万一自己喝下出现问题,太得不偿失,但如果不喝,又如何收场呢?

  蒋和平:我也思想斗争,因为我也没喝过这个涂料。这事不行了,我得喝了,我不喝走不了,整个堵这了,根本走不了。我弄了这么一个烧杯,弄了半杯。我说,你看好了,我要喝了。那家伙挺静,挺热闹,那时候没见过这个,我也没见过,我就给喝了。

  蒋和平当众喝下了半烧杯的涂料,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被逼无奈的这个举动,在媒体的报道下,却让他成了轰动全国的知名人物,他的涂料也跟着出了名。

  记者:涂料喝了什么感觉?

  蒋和平:喝了实际没什么感觉,也就是有点涩。

  记者:回去没闹肚子?

  蒋和平:它也没有毒,也没有细菌,喝完了就没事了,第二天我就上班了,很好。

  “喝涂料”事件之后,蒋和平的产品销售与以前有了很大变化,他的环保涂料成为很多消费者的新宠。

  经销商王少军:我记得,当年就是蒋总喝涂料之前跟喝涂料之后,我的销量,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我是翻了两番,从当时只能做十几万元到最后做到了五十万元,然后再过一年,一百万元。

  鸟巢,一座全世界都独一无二的标志性建筑,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很多体育精英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传奇。而让蒋和平自己都没想到,鸟巢也成就了他的一段传奇。

  2007年初,鸟巢的涂料工程公开招标,来自全球的139家国际知名企业参加了竞标,而最后中标的却是蒋和平。他的杀手锏就是涂料中的VOC含量为零。

  蒋和平:这一说零,好多企业也吓一跳,肯定不相信,包括一些英国、法国、德国的企业,他甚至拿你提供的样品拿回去检测去,他不相信中国这些检测机构,他觉得你肯定达不到。结果他检测完了以后,他也没辙了,确实是零。

  国家建筑葡京电子测试中心主任梅一飞:我本人就是鸟巢奥运的环保专家,包括葡京电子专家,我也是专家组成员。招标的过程中我也参与了,我很清楚的,能够中标,毫无 疑问是由于它是一个有着很好这样一个环保理念,零VOC,同时它又是一个民族品牌,而且他走在前头,当时最前头。

  涂刷鸟巢的工程刚一结束,蒋和平却做出了一个让公司上下既难以理解又不赞成的决定:他要把涂料的市场由城市转向农村。

  生产厂长赵磊:每个人都在努力向城市发展,为什么你要向农村去做?我们也不太看好,因为农村市场,首先对产品的价位了,好的产品你到那以后,他接受不了你,因为农村的用户,他只关注它的价位,谁的便宜我去用。

  刚说把自己的涂料打造成了业界知名品牌,放着赚钱的城市市场不进一步拓展,为什么要转移到消费水平相对低的农村市场?

  蒋和平:有一个事,有一个现象呢,促使我们思想转变了。

  那么,促使蒋和平思想转变的又到底是什么事呢?

  2008年6月的一天,一位从四川来的乡镇干部找到蒋和平的公司,这个人是成都市高堂县赵镇的副乡长,他告诉蒋和平,他们当地正在搞新农村建设,要建成很多居住小区,希望蒋和平的公司能在他们新建小区楼房的墙壁粉刷和涂料使用上给予指导。

  对方的请求并没有引起蒋和平的兴趣。

  蒋和平:当时我们的概念是城市化的概念,你想,刷了鸟巢,那是世界级的企业,都觉得太牛了,哪看得起农村的小二层楼三层楼的小东西,觉得没什么劲。

  那位乡镇干部又提出了一个要求:粉刷外墙的涂料要保质10年以上,10年内不能开裂,也不能掉色。这个要求引起了蒋和平的重视。

  蒋和平:我就想,这一个老农民,感觉他能提出十年的保质期,要求质量还很高,甚至提出那些术语呢还挺专业,就觉得有点意思,就感觉就是分析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活。

  经过了解和分析,蒋和平惊讶地发现,一个巨大商机就摆在自己眼前。

  蒋和平:因为中国大部分都是农村,有上万个小城镇,要把这个开发起来,那可量就比城市大几倍,大几十倍,二十几倍。而且现在农民的房有一个优势,外墙也农民自己刷,不像城里都国家给刷。农村的市场一是量大,而且档次也在提高,这商机就无限了。

  蒋和平生产的涂料完全能够达到对方的要求,他又免费给赵镇新建小区设计了一套墙壁涂刷方案,而且按照自己公司所生产涂料的品种,进行了颜色搭配。

  蒋和平之所以这样做,有自己的良苦用心。

  蒋和平:帮他设计,帮他规划,那下一步刷涂料了,能够把我抛弃吗?我都是你的设计师了,感觉应该是万无一失了,但是事实不是那么回事。

  2008年8月的一天,蒋和平接到了赵镇发来的邀请,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不是邀请他去刷涂料,而是邀请他去竞标。

  蒋和平:要求必须招投标,给我们迅速打回原形了,跟人家都一样了,前期工作也就是闹一个脸熟,什么都没有了。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房地产商冯东:因为现在的厂商多,我们用的涂料也比较多,但是现在的涂料,各个生产质量,我们现在也不太清楚。必须给我们做样板,我们看一下实际效果,哪个涂料质量好,我们就选择哪一个。

  尽管这是蒋和平没有料到的,但他马上派了四川本地的经销商赶去竞标。对方要求,竞标之前,涂料企业先用自己准备的涂料刷一块样板。

  蒋和平派去的人赶到赵镇时迟到了,其他参与竞标的涂料企业早就刷好了样板。

  蒋和平:人家偷偷跟我们说,这个你刷了也白刷,这几家已经刷完了,都干了,都不错,一看都挺好,颜色符合要求,跟我们设计的差不多。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房地产商冯东:我们说,就算了吧,我们这个量不是很大,我们如果有机会,下次再合作。他们说,既然来了,我们可不可以打一块在这看一下?

  记者:当时你是不是不想用他们了?

  冯东:肯定。

  记者:为什么?

  冯东:因为他的时间观念都没有了。我们进行招标的时候,通知他们是十点钟来,上午把样板打好,他们结果下午才来,对不对?

  尽管最后蒋和平派去的竞标人也涂刷了样板,但中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当蒋和平为失去这次中标机会感到异常惋惜的时候,情况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蒋和平:当天晚上下了一场非常大的雨,第二天早晨,人家工地来电话了,紧急地快来。去了以后呢,对方就说了,这个漆呢,就用你们富亚的外墙漆了。

  突然而来的喜悦让人有些难以接受,怎么突然就中标了呢?

  蒋和平:去现场一看呀,明白了。那五六家那个漆呢,被昨天夜里那场雨全冲坏了,有的脱皮的,有的裂的,有起泡的,基本没有一块完整的东西了。

  而蒋和平公司刷的样板却完好无损。很多人都感到奇怪,其它涂料公司刷的涂料都被雨淋坏了,而蒋和平公司刷的涂料怎么一点没受影响呢?

  其实,对于突然发生的这种意外天气,蒋和平早有准备。他在给农村市场免费设计涂料使用方案的同时,也针对不同地区的气候特点,设计了不同的涂料配方。

  蒋和平:就是说每个地区,有的地常年下雨,天气的冷热,有的是干燥,根据各板块的不同呢,我们设计了好一大套这个不同的配方。

  一场大雨,不仅让蒋和平在四川的工程中中标,也使他的涂料在农村市场有了新口碑。到2010年,蒋和平在农村市场销售的涂料,占到了公司总销售额的60%以上。

  现在,蒋和平又开发出了一种新型涂料——水性指甲油。这种水性指甲油因为绿色环保,透气性强,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将成为蒋和平一个新的财富增长点。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文章到:
0
浏览次数: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因特网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电信业务审批[2004]885号 京ICP证040699号 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190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9990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